《外交学者》习近平是新时代的毛泽东既无意义也没可能

分享

《外交学者》杂志网站2月17日发表题为《为何习近平无法成为21世纪的毛泽东》 原文这里>(Why Xi Jinping Can’t Be a 21st Century Mao Zedong)的文章称,自毛泽东时代以来,中国的社会已经发生不可恢复的变化,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治国方式必须有所不同。

这就意味着,习近平是新时代的毛泽东是一种毫无意义的说法。无论是内在和外在,政治在中国人生活中扮演的角色自毛泽东时代以来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的价值观在中国社会已经不复存在。在一些方面,中国社会无法达成一致,中国社会的分化加剧。

在2011年一项对中国人过去60年心理和道德变化的调查中,哈佛大学教授凯博文(Arthur Kleinman)和他同事们研究了一个非常有趣但很具迷惑性的问题——从毛泽东时代到改革开放,中国人发生了什么样的巨大变化。

中国现在五六十岁的人在文化大革命动荡时期正处于他们的青少年时代。他们曾经狂热,对毛泽东盲目崇拜;然后看到所有的这些假象慢慢被揭穿,许多他们无法想象的事情,如外国资本、市场和私有企业开始崛起并获得统治地位。在他们的生活中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弯。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不仅外部世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人的内心世界也被颠覆。从毛泽东时代对个人欲望和需求的压制,到邓小平时代鼓励个人发展,将一些响亮的社会主义集体口号推向终结。

因此,如今的中国人从根本上发生了改变,不仅是因为他们生活的物质世界发生变化。他们讲一门不同的语言,世界观和行为方式也不一样。

这有助于理解习近平采取的一些政治策略,他无法成为一个独裁的主席,但他可以学习毛泽东时代一些有用的方法,比如爱国主义。爱国主义让习近平更具吸引力,他和他身边的人都信仰一个伟大、团结和强大的中国,他们利用爱国主义让中国社会更加紧密团结在一起。习近平以及其他中国领导所具有的唯一毛泽东主义的特质就是他们都是信念坚定的政治家。

在去年,我们还看到了习式政治风格的一些其他特征,他限制了政治区域,而不是扩大。对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反腐、打压NGO和控制新闻自由也可能发生在其他星球上。国家行动主义让外部世界退缩,但在中国内部影响并不大。

中共也面临一个巨大的矛盾,为了发展一个更私有化和发达的经济,中国政府需要民众更加积极地参与政治活动。

习近平对中国的领导广泛而巨大,却鲜有触及中国人的内心生活。中共只是治理表明的中国,更深层次的中国是习近平和他的同僚们还未征服的领土,这种状况目前也不太可能发生改变,除非中国出现系统意义上的变化,而在现有的体制和结构下面这种变化的可能显得比较微妙。

###《外交学者》###

《外交学者》起初是一份澳大利亚的双月刊杂志,由David Llewellyn-Smith, Minh Bui Jones, 和 Sung Lee在2001年创立。首期杂志在2002年四月发行,Jones为创刊编辑而Llewellyn-Smith为出版人。

 《外交学者》有13个独立博客,每一个博客都负责一个具体的国家与地区(包括中国,日本,澳大利亚,朝鲜半岛,南亚,东南亚,中亚等)或某个具体话题(军事,经济,地缘政治,文化及社会问题等)。

《外交学者》的固定作者来自亚太各国,包括中国,韩国,印度,巴基斯坦,菲律宾,马来西亚,澳大利亚以及美国。 除了论文外,网站还以博客、视频、图片文章等形式为特色。《外交学者》也时常采访领域内举足轻重的学者与政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