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中给芬太尼留影

分享

中国发誓要阻止强效阿片类药物芬太尼流入美国。它承诺打击向美国的芬太尼相关药物出口,并与美国执法当局分享信息。
如果这些承诺听起来很熟悉,那是因为的确如此:它们首先是在2016年9月出现,当时奥巴马政府表示中国和美国已同意“加强措施”,防止芬太尼进入美国。

但中国政府从未在其官方声明或官方媒体报道中具体说明它打算采取什么步骤,而且至多只是采取了一些零散的后续行动。
因此,特朗普政府于周六表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意将芬太尼作为一种受控物质,是“一种了不起的人道主义姿态”,而分析人士却表示几乎没有什么值得欢呼的。

“这在很多方面都是白宫制造的戏剧效果,没什么严肃的内容,”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国际毒品政策部执行主任约翰·柯林斯(John Collins)说。“在我看来,还是老一套。”特朗普一再称中国是美国非法芬太尼的主要来源,去年这种药品导致超过7万人因使用过量死亡,该数字创下了历史纪录。

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上月发表的一份报告支持了总统的主张,该委员会是国会为了监督各国之间的关系设立的。打击芬太尼在中国的生产和销售并非易事。柯林斯指出,这种药物的许多种类在该国都被认为是管制药物。然而芬太尼和相关类似物的化学结构可以进行调整,以产生类似但不同的物质,因此新版本的药品可以被快速调制出来。

根据美国禁毒署(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的说法,由于芬太尼的效力和生产的便利性,在中国以3000美元到5000美元购买的一公斤可能导致50万人死亡。特朗普政府表示,习近平的表态意味着向美国买家出售芬太尼并将其运往美国的人将“受到中国法律规定的最高刑罚”:死刑。中国没有具体说明对违反新禁令的处罚,但任何贩运管制药物的人都会被判处死刑。

美国长期以来一直敦促中国系统地控制所有芬太尼物质。中国的做法是逐项禁止,并且只有从其他国家和联合国获得应该禁止的证据之后才会实施。根据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的说法,这种滞后使中国的非法药物制造商能够更快地制造新的芬太尼衍生物。

即便如此,联合国东南亚及太平洋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ited Nations Office on Drugs and Crime for Southeast Asia and the Pacific)区域代表杰里米·道格拉斯(Jeremy Douglas)表示,中国愿意采取措施控制芬太尼是“一个好的举措”。

“实质上,这意味着在这个大类之下创造的任何新药都会自动出现在中国的药品控制列表中,贩卖者会面临法律后果,”他说。“现在,没有什么能阻止制药公司或供应商销售与芬太尼相关但不受管制的药品。”但道格拉斯表示,它的影响不是立竿见影的。他说他已向北京一位高级官员弄清了这一消息的含义,后者告诉他,在全面禁令生效之前,中国需要修改法律。这个过程可能需要几个月。

与美中之间的其他争论点一样,华盛顿的问题是让北京兑现其承诺。

中国化学工业的规模令问题复杂化。国务院的数据显示,中国约有16万家化学公司。监管不力意味着尽管有新的禁令,生产芬太尼药物的人可能仍然敢于出售它们。中国没有阿片类药物滥用问题,它在与美国就此问题进行合作方面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它已表示,将把25种芬太尼物质和两种前体(可用于制药的化学成分)列为管制药物。

美国禁毒署和食品与药品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的官员最近称赞中国愿意接受合作并分享信息。

中国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美国存在阿片类药物问题,也不知道中国亦是这个问题的部分原因。在上个月弗吉尼亚州的一次非正式医疗合作会议期间,美国官员向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高级官员讲述了美国的芬太尼问题。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公共卫生学助理教授陈曦(音)表示,中国官员说“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

他说,现在这个问题“不再处于地下,所有人都在谈论它。”他还说:“这是一个重大突破——是迈向更强有力的执法和监管的一大步。”禁毒署退休特别监督特工杰弗里·希金斯(Jeffrey Higgins)表示,中国决定将芬太尼列为受控药物进行安排是“积极的一步”,但依然存在“怀疑的空间”。

“中国控制着全球芬太尼的大部分销售,因此在那里,它是一个蓬勃发展的产业,”希金斯在电子邮件中说。“中国有让阿片类药物生产蓬勃发展的经济动力,几乎没有什么动力去同外国执法机构合作,限制自己的经济。中国政府究竟能对芬太尼生产商施加多少压力,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Powered by WPeMat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