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可能成为日美关系的变数

分享

日本政府认为美国中期选举后以日美同盟为轴心的两国关系也不会发生动摇。不可否认,如果美国国会的发言权增强,可能会对个别政策产生影响。2019年年初的日美货物贸易协定(TAG)谈判和与中国有关的外交战略将成为变数。

日本官房副长官西村康稔在7日下午的记者会上表示,“日美同盟不会动摇,希望继续基于日美同盟关系推进与美国在各领域的合作”。官房长官菅义伟也在美国中期选举大势判明前的记者会上表示,“日美同盟不会动摇”,同时指出“选举结果不会对日美关系产生直接影响”。

安倍重视与特朗普总统之间的信赖关系。在2017年2月举行的首次首脑会谈上,确认了尖阁诸岛(中国名:钓鱼岛)适用于规定美国对日防卫义务的《日美安全保障条约》的第5条。在此之后,坚固的日美同盟一直持续,日本政府认为美国国会出现“扭曲”也不会对日美关系产生影响。

被安倍政权视为最优先课题的朝鲜绑架日本人和无核化问题方面,日本单独应对存在极限,美国的合作不可或缺。

但是,中国有可能成为日美关系的变数。安倍于10月访华,这是日本首相7年来的首次正式访华。安倍与中国领导人确认首脑互访,希望推动中日关系改善,从而提升政权支持率的蓝图。

预定于11月13日前后访问日本的美国副总统彭斯于10月4日在华盛顿的哈德逊研究所发表演讲表示转变对华政策。如果中期选举后,特朗普在对华政策方面进一步强化强硬姿态,安倍所描绘的中日关系改善的蓝图将难以实现。

另一个变数是日美间的货物贸易协定(TAG)。在美国中期选举中,特朗普政权将TAG定位为自由贸易协定(FTA)。

彭斯在10月4日的演讲中强调,“即将启动历史性的双边自由贸易协定(free trade agreement)”。 特朗普也于10月27日在农业团体的集会上发表演讲之际,主张“将对日本车征收20%的关税”,显示出日本如果拒绝开放市场的情况下,将加征汽车关税的姿态。

由于在白宫的发言录上,彭斯所说的“free trade agreement”被修改为“free trade deal” 日本经济财政与再生相茂木敏充表示,“彭斯并未说是FTA”。安倍也在国会答辩中,就回避美国加征汽车关税表示,“我和特朗普总统达成了一致,我们得到了想要的东西”。

之所以双方的主张出现差异是因为9月日美首脑会谈汇总的联合声明中存在含糊其辞的地方。为了顾及双方的国情,故意采用了可作出各种解读的表述。

此次美国中期选举,让国会出现“扭曲”,民主党的发言权增强的话,模棱两可的应对可能招致批评。在美国政府内部,要求日本引入禁止诱导货币贬值的“汇率条款”、对日本产品进口设限的“数量限制”等强硬论调有可能出现升温。

安倍不可能全盘接受美国的要求。日本2019年面临统一地方选举和参议院选举。在农业领域的让步将对日本全国32个改选1人区的胜败产生影响,而改选1人区的胜败将左右参议院选举的胜负。如果在汇率问题上被压制住,日元升值压力将增强,经济运营也将遭遇逆风。

日本执政党自民党的一位干部表示,“特朗普是会进一步加速推行美国优先?还是慢慢放缓?现在还看不透”。

Powered by WPeMat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