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真相时代中国网民为可靠知识付费

分享

在公众对中国新闻媒体和网络信息的信任度下降之际,一些网民开始为知识付费。他们认为这些自己掏钱买到的信息要更加可靠。

想知道如何实现财务自由、在五分钟之内获得最棒的管理技巧吗?想在下次商业会议上凭藉一些精辟的发言一鸣惊人吗?中国的读者们正通过付费求助网络专栏来获得相关信息。

一些网上付费语音应用让用户直接向专业人士求教从加薪谈判到给比特币定价等林林总总话题的问题。

欢迎来到中国式共享经济的下一个阶段:通过分享知识和专业技能来赚钱。一些新涌现的网络内容平台正向用户收取几美元至几百美元,用于订阅拥有专业知识的个人开办的专栏,或者是付钱请他们回答问题。

尽管全球许多自助型、问答式网站也都允许人们分享经验、知识和见解,但很少使用付费业务模式。以往中国用户以不愿为网络内容付费而闻名,但现在一些人认为,他们掏钱买到的信息要更加可靠。

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TCEHY,简称口腾讯控股)下属研究部门对1,700多名网民进行了调查,其中约55%的受访者称他们曾经为专业知识和见地花过钱,包括付费订阅内容、下载文件。艾瑞口询(iResearch)的一项报告称,过半数中国网民曾经或者愿意为内容付钱,而两年前这一比例仅为30%。

付费网络内容价值提升的之时正值部分网民称公众对中国新闻媒体和网络信息的信任正在弱化。

在审查机制范围不断扩大以及具有误导性的虚假新闻在网上大肆蔓延之际,中国的内容付费用户数量激增。

这些内容创造者出售有关商业、职业生涯、自我提升的知识,而非在中国受到严格审查的新闻。他们的受众担心在迅速变化的社会中落后,或是因网络审查而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

最成功的付费内容平台是得到(Dedao)。得到提供16个每日和每周专栏,订阅价格为每年人民币199元(约合29美元),订户数超过57万;另一个订阅价格仅每年1元的周专栏的订户数量超过44万。

得到的自助专栏迎合了那些将努力工作、自我革新和有效关系网络视为成功要素的读者的胃口。

得到的专栏作者包括投资者、记者、科学家和管理专家。天使投资人李笑来撰写的《通往财富自由之路》专栏在四个月内吸引了超过10万订户。财经记者李翔开设的专栏将自身定位为私人商业知识秘书,专栏内的一些句子被提到“可作为PPT或会议时需要的金句”。

这类内容对于大学新毕业生唐珂来说具有吸引力。他在中国东部城市南京担任建筑材料销售员。唐珂订阅了五个得到专栏的全年内容,付费人民币995元,几乎相当于他月工资的三分之一,他订阅这些专栏是因为他意识到在学校所学知识与工作所需存在差距。他表示,他通过这些专栏学到了有关工作和生活的实用技巧。

驻北京的政治新闻记者张婷订阅了一位驻美国作者撰写的得到专栏,该作者承诺让读者与全球精英的思维同步。张婷表示,她并不信任很多在社交媒体上发表的文章,因为她认为其中许多文章都是为了赚取点击量。

得到的专栏不涉及中国时事。得到的运营商北京思维造物信息科技有限公司(Beijing Logicreation Information &Technology)首席执行长李天田称,该公司提供的是以知识为基础的服务,而不是新闻产品,但会对其读者需要的内容保持开放态度。

许多中国人都服从于审查制度,得到的订户清楚该项服务为何不冒险涉足新闻领域。正如深圳电子商务创业者罗灿常谈及中国新闻媒体时评论的那样:一切都在政府管控之下。

中国政府监管着几乎国内所有新闻媒体,那些不由政府直接管控的媒体则需要接受审查,禁止发布被认为具有政治破坏性的内容。

中国互联网内容公司需要为突然的变化作好准备,这从分答(Fenda)的故事中就可看出端倪。分答是一个问答应用,用户付费向专家提问,专家在一段60秒的音频中回答问题。

作为初创公司,分答在去年夏天非常火爆。娱乐明星、投资者、经济学家和企业家都涌向这个平台回答用户的提问。在推出六周后,该应用就产生了50万条语音答复并吸引了超过100万用户,这些用户愿意根据服务支付人民币1元至数千元不等的费用。

运营该应用的公司从红杉资本中国基金(Sequoia Capital China)等投资者那里筹集了2,500万美元,估值达到1亿美元。

一切进展得如此顺利,以至于该应用的创始人称2016年是“知识货币化元年”。其他科技公司也推出了竞争产品。然后在去年8月份,分答应用停止运营。该应用在大约六周后恢复服务,专注于健康、职业和个人财务领域。

该公司从未解释发生了什么事情。当被问起服务中断的原因,分答创始人嵇晓华回答:不能说。